blue
arch
  Eng  繁體  简体 
 




 
利物浦中国城历史
 

chinese arch  photo by : Ken Pimblett

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末,由于艾尔弗雷德霍尔特公司在建立「蓝烟囱船队」时聘用了大批中国水手,致使许多中国移民首先到达了利物浦。也为上海、香港及利物浦缔造强劲的贸易连系,主要是进口丝绸、棉花和茶。为要在利物浦安置抵岸的工作人员,船公司在船坞附近设置宿舍让船员们可跟同声同气的乡里们一起。

一些华藉水手决定「跳船」并在靠近船坞的克利夫兰广场、Pitt街和Frederick街一带的市中心区安居下来。至19世纪90年代初,华人按着水手们的需要而开始经营他们的商店、咖啡馆和宿舍,一些华人地主趁机剥削那些非法移民并要他们缴付比一般房租更高的租金。首家中国商店是在Pitt街开业。由于华藉水手一般工作勤奋、不常酗酒并很关注家庭,故得到本地妇女们的好感。在这期间虽然仍有许多单身的华人男士,却开始了本地妇女与华藉水手的通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在市内仍有大量的华藉水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政府向「蓝烟囱船队」征用的船只,多有击毁或严重受损。海员在等待下次船期期间,均获发£5代用券作补偿,由于它的厚度故被别以『白棉胎』的外号。岸上的华藉水手需花上两周至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离开利物浦。由于这里没有任何娱乐能让华藉水手们花费,他们便常在聚居地聚赌。当赌博时,那些代用券便成为赌注上的筹码,并以度尺来量度每迭代用券的厚度来估计其价值。

已在市内定居华藉居民,关注到大量船员把们他们的薪水输光,故在1917年,在贝得福得街开设『中国海员福利中心』。为他们提供聚集、社交及转移他们对赌档的注意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利物浦的华人人口开始慢慢向内陆扩散至Cornwallis街,Dickenson街,肯特街和Greetham街道。现在,在Pitt街你可以在十四间不同的中国人开办的店铺中购买或品尝中国的食物。许多华藉男士与他们的白人妻子在市内开设洗衣店。

在20世纪30年代期间,市政府计划取缔「唐人街」内残破的住宅和仓库。由于经济低迷及航运业息微引致的衰退,促使大量船员「跳船」。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轰炸机毁坏了Pitt街,克利夫兰广场和Frederick街,致使大量华藉居留着向内陆迁移至纳尔逊街、大乔治街、上议院街、公爵街和俾利街。

在2000年,在利物浦中国城的纳尔逊街口建造了一度中国式拱门。它成为了一个本土地标和旅游景点。建材是从上海逐件拆散进口,再由来自中国的工匠重新装嵌。在那木和大理石的建造上共有二百条龙,它们涂上了极漂亮的金色、红色、绿色和代表中国皇族的颜色-黄色。拱门有15米高,在欧洲是最大的。据风水专家称,它将使中国城免受邪恶,并为此区带来好运和财富。

今天,中国城是坐立在纳尔逊街,公爵街及俾利街的中心地区,内有许多公社协会、华人福音教会、餐馆、超级市场、书店等为据点。

唐人街被遗忘的历史
 


一组自称「池中龙」-- 他们是在战争时期中国海员与英国妇女所生的孩子,在2006年1月,竖立了一个延迟了半个世纪的纪念牌匾。是为记念那些在第一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在英国商船队服役的中国海员,感谢他们坚持不懈的努力。

不单英国人,就是中国人也大多数不认识这个历史的片段。

利物浦是在19世纪 50年代首次看到中国商务水手,由于艾尔弗雷德霍尔特公司建立从上海到利物浦了航线,并招募了中国水手,使利物浦的中国城市成为欧洲最历史悠久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按“友谊拱门:利物浦与上海的欢庆”,由【城市500个国际出版社】编印一书称,利物浦成为西方观察家们监测大西洋,守卫海上重要生命线的总部。

经过多年的艰苦战争失去了船只和船员,英国商船队开始招募来自世界各地同盟国的水手,利物浦便变为中国商务水手的储备库,在一个招募点便登记了多至20,000位来自中国上海,宁波,山东,香港和新加坡的水手。

德国潜艇袭击英国舰队时,以千计的中国水手在大西洋中牺牲;在英国的胜战中,中国水手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然而在大战后,由于内战及中日战争,中国水手未能按为期两年的合约规定而得到遣返,致滞留在利物浦以微薄的中国标准工资来勉强生活。约有300名水手与当地女孩结婚或同居,而诞生了约 900名欧华裔儿童。

然而,在1945年9月,按在Kew的公共记录办公室的文件显示,英国政府开始遣送回国。虽然大部分的水手们愿意返回中国,按法律规定虽在利物浦已有家室仍不会给予任何居留的机会。超过 200人是在两天内被强行遣送回国,他们要抛妻弃子。

但直到2002年,当英国广播公司播放有关遣送回国事件的纪录片时,才发现水手们并没有抛妻弃子。

一位远自加拿大而来参加这次盛会的龙的传人-芭芭拉说:「对我来说,尊重我的祖先是非常重要的。你不会知道你往那里去,直到你知道你从何处来。对我来说,了解真相很正面的。它改变了整个心灵。我为自己既是中国人也是英国人而感到自豪。」

牌匾上的中英文全文如下:

谨以此匾
献给曾经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服务于这个国家的中国商船海员
我们不会忘记
那些献出生命的人们-请接受我们的感谢
我们更不会忘记
那些要求离开的人们-他们不得不离去,在这个国家不再需要他们的时候
我们也不会忘记
那些永远也不知道丈夫下落的妻子们,还有
那些从来未见过父亲的孩子们
让我们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让历史不要重演
永远的怀念

在中文与英文的诗句间,刻有“和平”中文大号字款。这块黑色的大理石牌匾放在面向海洋的墙壁上,在它背后不远处,就是在战争时期雇用中国船员的艾尔弗雷德霍尔特公司所在地-印度大厦。

Val,一位幸运地保存着她父亲在遣返不久后给她妈妈的照片和信函,问道:「它漂亮吗?」

爱抚牌匾上的字刻,流着无奈眼泪的芭芭拉惊讶地说:它真的很漂亮。到现在,芭芭拉虽仍存在她父亲兄弟结婚的照片,但她仍不知道父亲的来龙去脉。

「我永不言休,直至觅得真相。」她说。

该小组组长-伊冯娜.弗利,从她母亲得知一些零碎的数据,她的父亲是来自上海的法租界,但像其它人般,没有留下中文的文字数据,以致在搜寻上极其困难。

「我对祖先们极不公义的对待,不能闭嘴。今天,我们对他们呈献一份怀念,这个典礼也影响了我们这里许多人的生命。」她补充说。

这个牌匾对数十个「池中龙」和他们的家庭来说,正如伊冯娜所称,『是奖励和悲伤』,当他们刚刚开始了解他们的父亲,但大多数却已离世。

「我们现在都在60年代。我们不希望历史溜走,我们也不希望我们的儿孙遗忘。」她说。

去年3月起,伊冯娜和她的丈夫查尔斯已开始研究中国水手在英国的历史,在与其它『小龙』交换信息前。「大多数的文件已被战争或其它自然灾害的毁灭。我们现在做的是把历史片段的拼凑起来,并希望把它在时机成熟时编辑成书。」伊冯娜说。

来源:新华通讯社

plaque

纪念牌匾是在2006年放在利物浦码头,标示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强行驱逐和遣返的中国海员的肯定。请阅读伊冯娜.弗利的网站

 





Chinatown location : Nelson Street, Liverpool L1 5DN & its surrounding area

© Wings Studio 2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