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arch
  Eng  繁體  简体 
 






 
利物浦中國城歷史
 

chinese arch  photo by : Ken Pimblett

從十九世紀五十年代末,由於艾爾弗雷德霍爾特公司在建立「藍煙囪船隊」時聘用了大批中國水手,致使許多中國移民首先到達了利物浦。也為上海、香港及利物浦締造強勁的貿易連繫,主要是進口絲綢、棉花和茶。為要在利物浦安置抵岸的工作人員,船公司在船塢附近設置宿舍讓船員們可跟同聲同氣的鄉里們一起。

一些華藉水手決定「跳船」並在靠近船塢的克利夫蘭廣場、Pitt街和Frederick街一帶的市中心區安居下來。至19世紀90年代初,華人按著水手們的需要而開始經營他們的商店、咖啡館和宿舍,一些華人地主趁機剝削那些非法移民並要他們繳付比一般房租更高的租金。首家中國商店是在Pitt街開業。由於華藉水手一般工作勤奮、不常酗酒並很關注家庭,故得到本地婦女們的好感。在這期間雖然仍有許多單身的華人男士,卻開始了本地婦女與華藉水手的通婚。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初期,在市內仍有大量的華藉水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政府向「藍煙囪船隊」徵用的船隻,多有擊毀或嚴重受損。海員在等待下次船期期間,均獲發£5代用券作補償,由於它的厚度故被別以『白棉胎』的外號。岸上的華藉水手需花上兩週至一個月的時間才能離開利物浦。由於這裡沒有任何娛樂能讓華藉水手們花費,他們便常在聚居地聚賭。當賭博時,那些代用券便成為賭注上的籌碼,並以度尺來量度每疊代用券的厚度來估計其價值。

已在市內定居華藉居民,關注到大量船員把們他們的薪水輸光,故在1917年,在貝得福得街開設『中國海員福利中心』。為他們提供聚集、社交及轉移他們對賭檔的注意力。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利物浦的華人人口開始慢慢向內陸擴散至Cornwallis街,Dickenson街,肯特街和Greetham街道。現在,在Pitt街你可以在十四間不同的中國人開辦的店舖中購買或品嚐中國的食物。許多華藉男士與他們的白人妻子在市內開設洗衣店。

在20世紀30年代期間,市政府計劃取締「唐人街」內殘破的住宅和倉庫。由於經濟低迷及航運業息微引致的衰退,促使大量船員「跳船」。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轟炸機毀壞了Pitt街,克利夫蘭廣場和Frederick街,致使大量華藉居留著向內陸遷移至納爾遜街、大喬治街、上議院街、公爵街和俾利街。

在2000年,在利物浦中國城的納爾遜街口建造了一度中國式拱門。它成為了一個本土地標和旅遊景點。建材是從上海逐件拆散進口,再由來自中國的工匠重新裝嵌。在那木和大理石的建造上共有二百條龍,它們塗上了極漂亮的金色、紅色、綠色和代表中國皇族的顏色-黃色。拱門有15米高,在歐洲是最大的。據風水專家稱,它將使中國城免受邪惡,並為此區帶來好運和財富。

今天,中國城是坐立在納爾遜街,公爵街及俾利街的中心地區,內有許多公社協會、華人福音教會、餐館、超級市場、書店等為據點。

唐人街被遺忘的歷史
 


一組自稱「池中龍」-- 他們是在戰爭時期中國海員與英國婦女所生的孩子,在2006年1月,豎立了一個延遲了半個世紀的紀念牌匾。是為記念那些在第一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曾在英國商船隊服役的中國海員,感謝他們堅持不懈的努力。

不單英國人,就是中國人也大多數不認識這個歷史的片段。

利物浦是在19世紀 50年代首次看到中國商務水手,由於艾爾弗雷德霍爾特公司建立從上海到利物浦了航線,並招募了中國水手,使利物浦的中國城市成為歐洲最歷史悠久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按“友誼拱門:利物浦與上海的歡慶”,由【城市500個國際出版社】編印一書稱,利物浦成為西方觀察家們監測大西洋,守衛海上重要生命線的總部。

經過多年的艱苦戰爭失去了船隻和船員,英國商船隊開始招募來自世界各地同盟國的水手,利物浦便變為中國商務水手的儲備庫,在一個招募點便登記了多至20,000位來自中國上海,寧波,山東,香港和新加坡的水手。

德國潛艇襲擊英國艦隊時,以千計的中國水手在大西洋中犧牲;在英國的勝戰中,中國水手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然而在大戰後,由於內戰及中日戰爭,中國水手未能按為期兩年的合約規定而得到遣返,致滯留在利物浦以微薄的中國標準工資來勉強生活。約有300名水手與當地女孩結婚或同居,而誕生了約 900名歐華裔兒童。

然而,在1945年9月,按在Kew的公共記錄辦公室的文件顯示,英國政府開始遣送回國。雖然大部分的水手們願意返回中國,按法律規定雖在利物浦已有家室仍不會給予任何居留的機會。超過 200人是在兩天內被強行遣送回國,他們要拋妻棄子。

但直到2002年,當英國廣播公司播放有關遣送回國事件的紀錄片時,才發現水手們並沒有拋妻棄子。

一位遠自加拿大而來參加這次盛會的龍的傳人-芭芭拉說:「對我來說,尊重我的祖先是非常重要的。你不會知道你往那裡去,直到你知道你從何處來。對我來說,瞭解真相很正面的。它改變了整個心靈。我為自己既是中國人也是英國人而感到自豪。」

牌匾上的中英文全文如下:

謹以此匾
獻給曾經在兩次世界大戰中服務於這個國家的中國商船海員
我們不會忘記
那些獻出生命的人們-請接受我們的感謝
我們更不會忘記
那些要求離開的人們-他們不得不離去,在這個國家不再需要他們的時候
我們也不會忘記
那些永遠也不知道丈夫下落的妻子們,還有
那些從來未見過父親的孩子們
讓我們曾經發生過的一切
讓歷史不要重演
永遠的懷念

在中文與英文的詩句間,刻有“和平”中文大號字款。這塊黑色的大理石牌匾放在面向海洋的牆壁上,在它背後不遠處,就是在戰爭時期僱用中國船員的艾爾弗雷德霍爾特公司所在地-印度大廈。

Val,一位幸運地保存著她父親在遣返不久後給她媽媽的照片和信函,問道:「它漂亮嗎?」

愛撫牌匾上的字刻,流著無奈眼淚的芭芭拉驚訝地說:它真的很漂亮。到現在,芭芭拉雖仍存在她父親兄弟結婚的照片,但她仍不知道父親的來龍去脈。

「我永不言休,直至覓得真相。」她說。

該小組組長-伊馮娜.弗利,從她母親得知一些零碎的資料,她的父親是來自上海的法租界,但像其他人般,沒有留下中文的文字資料,以致在搜尋上極其困難。

「我對祖先們極不公義的對待,不能閉嘴。今天,我們對他們呈獻一份懷念,這個典禮也影響了我們這裡許多人的生命。」她補充說。

這個牌匾對數十個「池中龍」和他們的家庭來說,正如伊馮娜所稱,『是獎勵和悲傷』,當他們剛剛開始瞭解他們的父親,但大多數卻已離世。

「我們現在都在60年代。我們不希望歷史溜走,我們也不希望我們的兒孫遺忘。」她說。

去年3月起,伊馮娜和她的丈夫查爾斯已開始研究中國水手在英國的歷史,在與其他『小龍』交換資訊前。「大多數的文件已被戰爭或其他自然災害的毀滅。我們現在做的是把歷史片段的拼湊起來,並希望把它在時機成熟時編輯成書。」伊馮娜說。

來源:新華通訊社

plaque

紀念牌匾是在2006年放在利物浦碼頭,標示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強行驅逐和遣返的中國海員的肯定。請閱讀伊馮娜.弗利的網站

 







Chinatown location : Nelson Street, Liverpool L1 5DN & its surrounding area

© Wings Studio 2008-17